黄秋园:书为心画 画为心声

2020-11-19

黄秋园

丽人行图

文 俞栋

综观中外艺术史有许多艺术家生前籍籍无名,而生后却名声大噪。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一则,艺术本无明确的评判标准,以致人们对艺术家作品的认知不一,各执己见,难以统一;二则,愈是杰出的艺术家愈具常人所没有的超前观念与思维,导致其作品过于前卫,不为时人所理解。如荷兰画家梵高在世时没有得到社会和公众的认可,故其艺术生涯屡遭挫折,导致精神错乱,最后因无法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而选择开枪自尽。其实,在金融界也有这么一位生前孤独无闻,去世后却凭自己的作品震惊了画坛的跨界画家,他叫黄秋园。

黄秋园(1914—1979年),江西南昌人,名明琦,以字行,号大觉子、半个僧、清风老人,被誉为当代中国书画界的“陶渊明”。其长于山水,工笔、写意兼擅;水墨、青绿并能,界画功力为现代罕见,且能诗善书,晚年著有《中国传统绘画技法》一书(已成为中央美术学院等艺术院校的教材)。

黄秋园自小酷爱绘画,7岁临摹《芥子园画谱》,后师从父亲好友左莲青先生(亦为国画大师傅抱石之师)学传统中国画,中学毕业后因家境贫困曾在裱画店学徒一年,得纵览古今名迹,手摹心追,乐此不疲,画艺大进;不及弱冠便鬻画为生,后又在全国多个城市举办个人画展。

尽管如此,“非科班、非专业”仍是黄秋园艺术道路上的两大“标签”。因为其职业生涯基本是在银行度过的,金融工作乃其本职。1938年,24岁的他经伯父介绍考入江西裕民银行(成立于1927年,1946年改组为“江西省银行”)工作,任缮写员,后曾担任过江西裕民银行物资调拨处主任。新中国成立后,他在中国人民银行南昌市分行当一名普通科员,主要从事文档收发、美工宣传等职,全心研究绘画的时间不多,直至1970年退休后才将全部精力投入书画创作。他遍览古今名作,游历佳山秀水,大胆探索,衰年变法,终于达到其一生艺术创作的高峰,尤其是在山水画方面,含英咀华,借古开今,成就为最,在中国近现代绘画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我自为我,自有我在”。观黄秋园所作山水,融江南之清婉秀润、北国之雄浑豪迈于一体,远看郁郁苍苍、气象万千,近观笔墨精微、一丝不苟,既无南北之分,亦无文(人)院(体)之别。笔者以为,黄秋园最大的成功就在于其在汲取前辈技巧基础上,结合所要表现的物象特征开创了极具自我风格的“皴法”,并形成了一种浑厚华滋、自成体系又独具现代审美意蕴的笔墨语言。细看此皴法,集笔法、墨法于一体,通过层层点皴使画面更具层次感和厚重感,观其作品中有的山石竟积了十余次墨,将毛笔与水墨的功能发挥到了极致,故比前人更显精致和韵味而被称之为“秋园皴”。也正是“秋园皴”确立了其在中国近现代绘画史上的地位。诚如明代大画家董其昌云:“凡大家神品,必于皴法有奇。”同样,在构图上,他亦突破了前人藩篱与窠臼。记得,著名美学家宗白华先生曾经说过:“西洋传统的油画不留空白,画面中流动的光和色则是物理的目睹的实质;而中国画家的独特之处在于无笔墨之处,即白,是飘渺天倪和天造化工的最高境界。”黄秋园的作品大多布局满实、顶天立地、整幅落墨、点线密集,所谓“上不留天、下不留地”,然其又常会在画作中精心设置几处空白来营造虚实相生的空间感觉。如在繁密森郁之中,山径若隐若现,瀑布如“银河”流泻,使画面于茂密中透露出空灵之美。这种“藏境”手法营构了一种“遥遥居山水,冷眼向横流”的野逸情趣和幽远意境,可谓“虚实相生”,非高手不敢为、不能为,故有“天满一星”之誉。

书为心画,画为心声。细心的观者一定会发现,黄秋园的多数作品上都会有一位拄杖老人独自过桥,或是一位书生在旷野茅屋中喃喃自读、静心打坐……在笔者看来,这不正是画家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吗?画中那踽踽独行的老者与窗前独坐的书生不正是画家的“自画像”吗?

然而,历史不会简单地重复,但总会惊人地相似。莎士比亚逝世7年之后,他的朋友海明琪和康德尔才给他出了全集,琼生献诗作序,评价莎翁“不属于一个时代而属于所有的世纪”,而此前其获得的好评并不多。黄秋园的际遇与莎翁极似。尽管其艺术成就颇高,但由于他生性孤介而不媚世俗,淡泊名利而不求闻达,生前一直受到地方美术界的排挤,去世前仍未被吸收为地方美协会员,其艺术成就亦不为公众所知。而笔者以为,正是“生前寂寞无人问”、“庭前冷落车马稀”,才使黄秋园得以大隐于市、潜心画画,最终成就了自我。

1986年即黄秋园去世7年后,中国美术馆举办了“黄秋园遗作展”,一下子震动了中国画坛。当时全国美术界惊呼:“黄秋园奇迹般的被发现”;“黄秋园是当代富有成就和颇具特色的中国画大师之一。”这一切对于黄秋园而言,或许是来得太迟了,连李可染先生看了他的画后都抱憾地说:“国有颜回而不知,深以为耻。”并亲自书写了一段题跋:“黄秋园先生山水画有石溪笔墨之圆厚、石涛意境之清新、王蒙布局之茂密,含英咀华,自成家法。苍苍茫茫,烟云满纸,望之气象万千,朴人眉宇。二石、山樵在世,亦必叹服!”他甚至还对黄的亲属表示想用自己的作品换黄秋园的作品。其后,黄秋园被追认(聘)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和中央美术学院兼职名誉教授及中国画研究院名誉院委等,堪称史无前例。其实,对于黄秋园的作品评价,早在《傅抱石1963年返赣纪行》一文中就写道:“他走访了当时坐落在胜利路的南昌书画之家,遇见了黄秋园先生的学生,便走到陈列室去看画,认为黄先生的画,格调高寒,功力很深。”只是黄自己不在意不宣传罢了。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虽然至今仍有人认为其毕竟是业余画家,主要临摹石涛、石谿、王蒙等,但深度和内在的东西得之甚少,故个人风格与特色不强,但笔者坚信,黄秋园作为当代开风气之先的画家,其艺术价值必被世人所认识和认同。无论你承认与否!

(作者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