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

2020-11-19

几乎看不到画“未来社会”

中国美协名誉主席冯远近日在“全国美术高峰论坛”上说,我们善于画故事,善于演故事,善于设计情节,具有在细节上做好功夫的优长,但是我们在乐此不疲地描绘目光所及的生活状态、营造感人故事的时候,却往往忽略了仰望星空,忽略了对自身内心细微的追问和探究,也缺少对未来理想命运、对未来的想象。在大型展览中我们几乎看不到画“未来社会”的痕迹。多少年来实用主义的方法论确实管用,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约束或者遮蔽了我们的眼界、眼力和想象能力、审美认知能力。因此,当我们面对像《格尔尼卡》这样的一批经典艺术作品时会幡然醒悟,中国原本可以甚至应该做得更好、更主动。我们缺少这个方向的发力,那就是形式主义命题中关于人和人的现实情景与人类的理想,是可以、也应该通过多样化艺术的阐释,做得更为丰富多彩。同样的情况不止于美术,在戏剧、影视等行业也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

艺术家不是艺术行家

技能是艺术家个体通过学习训练所获得的知识与技能,同时运用已有的这种知识与技能进行艺术创作活动。中国美院教授周刚近日在美术报发文说,我们努力学习的多是技能。才能是禀赋,它是人的才智和能力,与技能相比,才能中的禀赋与才能更显得突出。这里讲这些是想说明,一个艺术家通过学习和训练是可以获得良好的艺术技能,并经过长期的艺术实践与经验创作出优秀的作品来。然而,这些创作如果没有艺术的直觉、才智与禀赋的发挥,它最终将导致我们的作品变得没有生气,让一个立志成为艺术家的人最终成为一个艺术行家。大多数人都可以通过努力获得的普通技能,这样创作的作品,只可以说是技能优秀的作品,是常规的作品,然而对于艺术创作而言,常规的作品就是平庸作品评价的另一种表述方法。艺术的秘密之境或者说滋养艺术创作的秘土不是技巧、技能,而是人性的秘土,而滋养着人性秘土的雨露是直觉,它能够使我们的创作和我们的技能到达我们思想深处的隐秘结构,并通过技能呈现在作品之中。于是,我们在艺术创作中,太用技巧,太用力构想的作品常常失败,而那些靠我们直觉的,从技巧上讲有些随意的表现却较多地获得成功。

书法直播可为书法增色

各种形式的直播五花八门,直播书法仅仅是其中之一。重庆市文化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黄剑武近日在美术报发文说,直播书法只要是具备一定的可视性、可读性,其实直播的就是文化,是新媒体时代文化传播的另一种方式。唯一不同的是,传播平台由以前官方单一的电视书法讲座的传播方式走向多元化和个人化,不再一板一眼并更能符合现代人的生活习惯和审美需求。但是仍需要指出的是,这些直播平台因个人化和随意性而具有弊端,并非都是优质平台,层次参差不齐,信息泛滥也在所难免,而一些庸俗和低级的直播内容因为分散和随机,给监管带来一定的难度。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直播者讲究一定的质量、水平,增加可视性、可读性才会吸引更多人的关注,才会吸引更多的粉丝互动和参与,长久存在产生效果并获得经济收益。书法作为网络直播内容之一,虽没有演唱、表演等形式受众群体那么大,但如果直播者具有较为出色的方式和表达,其表演的生动性可以为自己的书法增色不少,可以受到欢迎、吸引大量的粉丝、增加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