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2

(紧接第1版)初步实现了“纠纷从哪里来,调解回哪里去”。

“实”,也是百姓们获得“实惠”。潘曙龙说:“对老百姓来说,能够节约一点诉讼费、能够快点解决掉矛盾纠纷就是真的实惠。”另一方面,通过“微法庭”,村民们不出村就能收看庭审直播和教育片、了解被曝光的辖区内失信被执行人等信息。法官们以案释法,“审理一案、教育一片”,帮助当地百姓提升法律意识。

同时,作为村干部,潘曙龙通过“微法庭”调处纠纷,调解效果更好。他坦言,以前由于法律知识有限,一些矛盾调解起来比较吃力,也不敢去调解。“很多农村干部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就是一个原则:摆平。实际上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没有法律的保障,是解决不好的。”有了“微法庭”,就有法院和法官给调解员作指导、做后盾,潘曙龙处理起纠纷来更有底气、更能服众,乡亲之间也更和谐了。

发挥“领头雁”作用,推进基层善治

临安法院立案庭副庭长陈艳菊是“微法庭”联络员,参与过不少“微法庭”调解案件的指导与调处。上田村茶叶欠款纠纷中的特邀调解员老陶,正是由她“培训”的。目前,她正带领工作团队持续推广“微法庭”工作,在与各村的日常联络中,通过法律知识和调解技能的引导培训,培养一批像老陶和潘曙龙一样熟悉当地情况、具备法治精神和法治思维的乡村“法治带头人”。

她认为,案件多导致诉讼通道“堵”,打官司消耗精力与成本,常常是“赢了官司,伤了和气”。而微法庭承担了司法在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应尽之责:“发挥好‘法治带头人’在微法庭的核心影响力,带动当地老百姓提升法治精神和法律意识,才能真正发挥出‘微法庭’在基层治理中的作用,构建起‘自治、法治、德治’一体的基层矛盾纠纷预防化解体系。”

“‘微法庭’将乡村治理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推动专业力量下沉,实现了法官帮百姓说理、法律帮百姓评理。”在临安区委政法委负责人看来,“微法庭”是市域社会治理“六和工程”在基层的落地,集中体现了法治守和、专业维和、社会协和的力量,也是诉源治理工作在基层的一种探索。

现在,临安已经建立起77个“微法庭”,实现18个镇街全面覆盖。西湖、江干、富阳、下城、拱墅、淳安等区、县(市)也纷纷将经验做法推广到辖区内的乡镇街道。截至11月28日,杭州已设立160余家“微法庭”。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斯金锦表示,未来,“微法庭”将覆盖乡村、遍布社区,充分发挥杭州法院在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方面的积极作用,不断推进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