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临时爸妈的大总管

2019-07-09

新时代枫桥式派出所故事

带着泥土的芬芳、凝聚着基层的智慧的“枫桥经验”源于公安、来自基层,是全国政法综治战线一面旗帜,是浙江一张“金名片”。

为了群众、依靠群众让枫桥经验有着历久弥新的生命力,派出所是公安系统最基层、最小的作战单元,也是距离群众最近的一扇窗。

只有每个派出所辖区平安,才能积小安为大安,变平安为长安。

这也是新时代公安工作的重要目标。

目前,浙江1178个派出所都在共同做一件事:创建“枫桥式公安派出所”。他们以老品牌——枫桥派出所和长庆派出所为样板,正努力打造自己的新品牌。

今天起,我们推出《新时代枫桥式派出所故事》特别报道,记录那些为此努力的人的脸谱和故事。

他是临时爸妈的大总管

小徐是家里独子,父母做生意,过于宠溺,他染黄发又纹身,跟他讲话,眼睛朝天看。

3个月前,小徐把人打成了轻伤,考虑到他不满18岁,还是初犯,如果他参加社会实践表现合格,检察院就免予起诉。

金扬安排小徐去老杨的饭店当迎宾服务员,老杨成了小徐的“临时爸爸”。安排他当服务员,是想让他学习尊重别人,学会礼貌谦和。

去饭店前,老徐带儿子去杭州洗掉了纹身,头发颜色染了回来,算是洗心革面。

但小徐上班后,表现时好时坏,“临时爸爸”老杨伤脑筋。一次,小徐上班迟到,老杨跟他说,“你再这样,要扣工资的”,小徐说:“你要扣就扣好了”;一次,见他出去玩回来晚,老杨唠叨几句,“那你去告状好了”,小徐一句话把老杨就呛了回去。

金扬找小徐同事帮助打听,“他妈妈给他一万块!都花光了!”按约定,孩子社会实践时,家长不能给生活费。

“你们这是在害儿子啊!”金扬很生气,他约检察官、老徐夫妇、小徐律师一起来,当着小徐面通报了小徐情况。

首席记者 杨丽 通讯员 金宇 马杰

成立未成年人关护中心

金扬是绍兴越城区公安分局塔山派出所教导员,之前在蕺山派出所(现改名为府山派出所),每次所里带回“问题”青少年,寻衅滋事的、打架斗殴的、小偷小摸的,看起来,是学坏了,去孩子家里一调查,“很多出自单亲家庭或离异家庭,还有的家长过于宠溺。”

金扬曾经办过一个案子,一个失业的父亲,为了给正在上学孩子补补身体,偷了几只鸡,被行政拘留12天,被关进去前,他请金扬帮忙,撒个谎,“你帮我跟儿子说爸爸有事出差几天”,他和老婆离婚了,他让金扬把孩子放到老乡家帮助代管几天,“这件事让我触动很大,孩子需要爱,但怎么才是真爱呢?”

金扬自己也是个11岁孩子的爸爸,还是家委会主任,“没有教育不好的孩子,只有不对的教育方法”,如果判刑入狱,服刑成了“少年犯”,不仅人生上有污点,而且在监狱,也会“交叉感染”,学到犯罪伎俩,出来后再次犯罪。

“捕人少,治安好”,是枫桥经验之一,也是新时代“枫桥经验”的“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这一内核要实现的目标。

“抓人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教育好人才是目的”,派出所和检察院未成年犯罪检察科的检察官一合计,决定联手外来人口管理部门等成立一个未成年人关护中心。

在案件审查阶段,对涉及犯罪、情节轻微的青少年有6个月到一年的观察期,在观察期里,安排他们参加社会实践,“工作是最好的自我改造”。

因为派出所对辖区的社会资源掌握全面,社会实践的活交给金扬负责。

“哎呀,我儿子懂事了”

小景、晓峰、小晟(均为化名)到“关护中心”报到前,金扬已经做了功课,对三个孩子的情况了如指掌:都是“新绍兴人”,两个孩子父亲去世,一个孩子父母离异,都是由母亲带,母子感情却很疏离。

三个母亲都是打工的,一个扫马路,两个在工厂打工,每天早出晚归,孩子和母亲几乎零交流。

对每个接手的孩子,金扬都量身定制“改造”方案。

小景他们什么也不会,金扬安排他们去超市整理货架,整理货架是个细致活,需要耐心和细心。超市老板成了小景他们的“临时爸爸”。

金扬给他们布置的课题是:每个星期要给母亲打一个电话,告诉自己工作上的事情,自己的感受,要有细节,不能“我好,你放心”,就挂了。

同时,金扬又交代三个妈妈,要她们主动给孩子打电话,对孩子要嘘寒问暖,说点好听的,让他们觉得被妈妈疼着。说起来,这些单身妈妈过得不容易,为了养活孩子,拼命工作,因为忙工作没时间和孩子讲话,孩子也越来越不愿意和母亲交流。

孩子不乖,当妈的也放心不下,刚开始,几个妈妈常给金扬打电话问情况,也悄悄去孩子工作的地方看看。后来,听到孩子在电话里懂得说“妈妈别太累”这样的话了,几个妈妈忍不住喜悦,马上跟金扬分享:“哎呀,我儿子懂事了” 。

对孩子,金扬也是苦口婆心,比如跟小景他们聊妈妈,“你说你工作累,你知道你妈妈在干吗?你妈妈每天上班12个小时,赚多少钱,你说你出去吃饭,你看看她吃什么,她就是把辣椒炒下拌饭……”金扬把去孩子家里拍的照片给他们看,听着看着,孩子都哭了。

“临时爸妈”都很尽责

给每个孩子找临时家长,可不是随便找的。

“关护中心”有份“临时家长”候选人名单,一般都是辖区里热爱公益的,年龄35-45岁之间,素质高,自己有正规企业,企业又有好的文化背景等资质。

小强也是因为打架,被安排去物流公司做仓储登记。

公司老板娘成了他的“临时妈妈”,她刚生好孩子,一边要照顾自己孩子,一边要照顾小强这个大孩子。

小强来了后,“临时妈妈”给他买牙刷、被单被套,铺床,像一个妈妈一样操心,小强生活自理能力差,连短裤也懒得洗,床铺经常不叠,“临时妈妈”一边唠叨,一边帮他洗衣服叠棉被。

临时家长们都很认真尽职,努力去“管”孩子,这让金扬感动,“他们也是想让孩子在点滴的关心中变好”。

到目前,有18个孩子在关护中心参加社会实践,12个孩子考核合格,被检察院免予起诉,还有6个孩子正在实践中。

金扬说,“临时爸爸”比较多,“临时妈妈”少。男女不一样,“妈妈”温情细腻,“爸爸”管起来比较粗线条,不过,“爸爸”找孩子谈话,却能直入这些孩子内心,像男人之间的一场对话,会跟孩子说自己白手起家的故事等,让孩子听得入神。

到时间,孩子要走,平时沉稳的“爸爸”也会舍不得,在半年的时间里,他们有了亦师徒亦父子的关系。

有时需要给孩子一点挫折教育

现在孩子很自我,金扬也有办法。

小王(化名)学的是楼宇管理,金扬给了几个岗位让他选择,他选了厨房配菜工。

安徽商会秘书长李先生,听说这件事,主动要当孩子的“临时爸爸”,饭店就在他办公室楼下,他每天看得住。

小王学得很快,切菜切丝切块切丁像模像样,小王就有点骄傲了。

金扬给小王布置了课题:如果让你来做楼宇管理工作,你会怎么做,给你一个月时间准备,我当场面试。

面试时,小王准备了几页稿子,讲了怎么用智能化系统来管理以及减少人力、监控啊,自动灭火系统啊都讲到了,头头是道,“考官”金扬发问,“具体怎么减少,可以减少多少”,小王卡住了,“有时需要给孩子一点挫折教育,让他明白自己掌握的还不够”。

文章开头说到的小徐,金扬和检察官商量后,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毕竟他们的初衷是希望通过努力,看到这些孩子最终成才,关护中心的目标是大家一起努力来做点“司法公益”,在教育孩子的同时,希望他们能好好地进入社会,好好地工作和生活。